迅游科技上演“兄弟阋墙” 两大创始人内斗真因渐显

?

从借款合同纠纷的张建伟(迅游技术公司董事长)诉袁旭(迅游技术公司总裁)诉至张某和张某在董事会解除对方的职责,然后到监管机构为了干预事件的影响,8月底以来,迅游科技两位创始人推出的“工斗戏”引起了广泛关注。与外界的猜测和质疑相比,上海证券交易所的记者通过各种采访报道了事件的真相。

“此事件不是临时意图,也不是任何个人观点,而是人员调整和董事会管理的正常反复行动。”袁旭最近接受了前期发生的“章元相互解雇事件”。在接受上海证券交易所记者的独家专访中,更换董事会主席的提议旨在提高董事会工作效率,从而为股东创造更多价值和回报。

袁旭认为,任何事物的运作都有一定的规律,而升级是必然的结果。尽管这些词很轻,但它们并不能掩盖张与元之间的意见分歧。作为过去14年共同创立的好兄弟,“老大哥”和“小弟弟”利用相互辞职的做法来完成替换,这是错误的。 “实际上,两者之间的矛盾是在2018年底形成的。矛盾的焦点是,两国在救助和其他问题上的意见不一致。”接近公司的一些人告诉记者。

面对袁旭的陈述,记者试图向另一方张建伟证明,但截至发稿时,张建伟尚未回应。

“大哥”和“小兄弟”相互对抗

“我们的创业团队已经成立了14年。当我成立时,我还不到20岁,而Zhang则大一些。作为长兄,我非常感激将我们联系在一起。”回顾过去,袁旭表示,尽管自2009年以来一直对公司的运营负全责,但他仍然相信张建伟为快速旅行技术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外界担心,既然他是共同创业的好兄弟,并且是一个齐心协力的演员,那么袁旭为什么要解雇对手并提议担任董事会主席?对此,袁旭认为,这主要是由于两个原因:一是张建伟的“退位”承诺;二是张建伟的“退位”承诺。二是人员变动也可以使董事会更有效地运作。高效率。

“实际上,张总一直提议,公司上市后,他愿意退出管理职位,而他基本上没有理会公司的事务。”袁旭强调,此事不是暂时性的,在讯优科技上市。双方都曾讨论过。 “另一方面,我认为董事长的职责很多,例如让董事会发挥更大的作用,指导公司朝更好的方向发展,让公司为股东提供更好的回报。”

袁旭的相关提案也获得了董事会大股东的批准。具体而言,在9月5日讯迅科技的董事会会议上,共同代表公司投票权16.35%的股东袁旭和陈军共同提议免除张建伟的董事长职务,建议袁旭出任公司董事长。该动议以4票和3票获得批准,但仍需提交公司股东大会审议。

将袁旭总统从现任主席张建伟的提议中免除的提议由于“一票赞成,六票反对”的投票而未获批准。

尽管双方之间的矛盾已经公开,但外界没有想象中的“火药味”。袁旭承认双方之间存在分歧,但会议非常平静。接近公司的另一人也向记者证实了袁旭的说法:“话题很尖锐,但两党之间没有冲突,但这只是见仁见智。”

矛盾是由困难引起的吗?

兄弟们团结一致,他们的利润被打破。对于创业团队而言,团结就是力量。

为响应对互联网加速市场前景的一致认可,袁旭,张建伟和陈军于2005年成立了四川蓝月科技(迅游科技的前身),这为互联网创业开辟了道路。此后,随着网络加速业务的飞速发展,公司发展壮大,并于2015年成功登陆创业板。其“迅游加速器”在大多数在线游戏玩家中享有盛誉。

虽然公司业务不断拓展,但去年以来受市场环境影响,公司主要股东股票质押情况不容乐观。记者注意到,公司实控人团队章建伟、袁旭、陈俊三人持股均高比例质押。同时,伴随着股价的持续下滑,章建伟、袁旭、陈俊持股甚至存在潜在的平仓风险。

相关公告显示,截至8月6日,章建伟及其一致行动人袁旭、陈俊以及袁旭之一致行动人厦门允能天成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厦门允能天宇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合计持有迅游科技6959.3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1.16%。前述股东所持有公司股份累计被质押5820.9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6.06%。

值得一提的是,为缓解实控人团队潜存的质押平仓风险,章建伟、袁旭、陈俊也想策应对,以求降低风险。

回查公告,章建伟、袁旭、陈俊及股东胡欢曾于今年6月21日分别与浙数文化签署了《股份转让意向协议》,拟向浙数文化或其指定主体转让合计持有的公司2380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10.66%。

其中,章建伟拟转让200万股,袁旭拟转让550万股,陈俊拟转让1430万股,胡欢拟转让200万股。然而,公司8月12日突发公告称,鉴于市场环境等发生变化,经慎重考虑,前述四方决定终止与浙数文化分别签署的《股份转让意向协议》。

虽未与浙数文化“结缘”,但迅游科技同日宣告引进成都高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高投集团”),且目的就是通过纾困来化解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股权质押平仓风险。

公告显示,高投集团或其指定主体拟受让章建伟持有的316.24万股股份、袁旭持有的512.62万股股份,以及陈俊持有的287.88万股股份,合计1116.7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

但就在高投集团向迅游科技伸出援手之际,袁旭与章建伟的关系出现了微妙变化。具体来看,公司8月23日公告称,袁旭所持公司2185.39万股被司法冻结。具体原因是章建伟在2017年向袁旭出借5000万元借款,因该借款到期未清偿,章建伟遂于今年8月22日申请法院对袁旭采取了诉前财产保全措施,依法冻结了袁旭持有公司全部股份并查封了袁旭的相关房产和银行账户。

“仅仅是巧合而已,与罢免事宜没有必然联系和关系。”袁旭向记者表示,由于时间关系,他与章建伟并未做过多交流。袁旭同时称,虽然董事会决议已罢免了章建伟董事长职务,但不影响其继续行使董事的职权。

“股东负债情况各不相同,大家都有需求。”另有接近公司人士告诉记者,袁旭与章建伟的矛盾在2018年底就产生了,矛盾的焦点应在于章、袁两人在纾困等问题上的意见不统一。“毕竟,股东们的质押还款压力都很大。”

“罢免事件”会否影响纾困事项?

“其实所有的人的角度都是一样的,都是为公司好,让公司的未来能有更好的发展。”对于罢免章建伟董事长职务,袁旭称上述事件并不会对公司团队稳定产生不利影响。

迅游科技创始人“内斗”也引发了监管关注。深交所此前发出的关注函指出,2011年12月30日,章建伟、袁旭、陈俊签署《一致行动协议》,并于2017年6月18日签署《一致行动协议之补充协议》,目前三人一致行动关系尚未解除。对此,深交所要求结合相关法律法规、公司章程以及一致行动协议,核实说明控股股东的一致行动关系是否仍旧成立,公司控制权是否发生变更。

对此,迅游科技9月9日回函称,章建伟、袁旭、陈俊之间的一致行动关系仍旧成立。不过,公司也认为,尽管一致行动协议及补充协议目前仍然有效,但是鉴于一致行动人之间相互罢免,在公司治理方面出现重大分歧,并且分歧信息公开化,因此对一致行动的基础和一致行动关系的稳定性均构成了实质性不利影响。

此外,关于控股股东的纠纷是否对公司经营产生不利影响,是否会影响公司纾困事项的推进的问题。公司方面坦承,控股股东间的纠纷目前暂未对公司生产经营产生直接不利影响,公司目前经营正常,各项业务正在推进。同时,公司表示,实控人纾困事项目前正在推进中,但若纠纷不及时得以解决,将可能会影响纾困事项的推进。

“创业难,守业更不易。还是希望股东们能冷静思考,妥善处理好存在的问题。”迅游科技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5G时代对于深耕互联网业务多年的迅游科技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在内部团结的基础上,公司若能借势发力,相信未来定会以良好业绩表现回馈广大投资者。